Shyuka

古诗里的吃吃吃[写给社团的]

氤氲在历史中的盛宴更滋味。
以“民以食为天”开头未免太庸俗,但没有比这更贴切的话能生动准确地形容中华上下五千年中自成体系而丰富繁荣的美食文化。中华美食源远流长,在古诗文中就能寻到它们,憨态可掬、出神入化。 颇久远时候,有个“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故事:众人围起沟,灌沸水,将八跪二螯的螃蟹烫成红色。一牛人唤做巴解的,大胆尝鲜,意外发现剥去外壳后的这玩意肉嫩鲜美无比。自此,螃蟹便成了家喻户晓的美味。时过境迁,而今大闸蟹花蟹等等热闹纷呈,每个秋季都让人垂涎欲滴。所谓“秋风起,桂花香菊花黄,螃蟹正当令。”《明史宫》中就记载了金秋时节吃螃蟹的盛况:“八月始造新酒,蟹始肥。凡宫誉内臣吃螃蟹,活洗净,用蒲色蒸熟,五六成熟,攒坐共食,嘻嘻笑笑,自揭脐盖,细细用指甲挑剔,蘸醋新以佐酒,或别蟹胸骨,完整如蝴蝶或者以示巧焉。食毕,饮桂花汤,用桂花洗洗手,为盛会也。”吃蟹也风雅无边。 西周时期,随着分封制“封建亲戚,以蕃屏周”,严格的等级体系也随之确立。周礼规定了贵族饮宴列鼎的数量和鼎内的肉食种类:天子用九鼎,第一鼎盛牛,称“太牢”,以下盛羊、豕、鱼、脂、肠胃、肪、鲜鱼、鲜腊;诸侯一般用七鼎,也称“大牢”,减少鲜肉,鲜腊二味;卿大夫用五鼎,称“少牢”,鼎盛羊、豕、鱼、腊、肤;士用三鼎,盛豕、鱼、腊,士也有用一鼎的,盛豕。听起来没什么动人之处,但可见当时肉食已十分丰富。 北宋,苏轼是当之无愧的美食行家,与他相关的流传下来的美食众多,如远近闻名的东坡肉。“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潇洒不羁又清新隽永的诗句写尽了当季的鲜美食物。竹笋、肥鸭、野菜、河豚,东坡都心心念着。他曾用其情有独钟的竹笋和猪肉一起煮,并信手写下了一首打油诗:“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他也喜爱岭南佳果,像荔枝,从脍炙人口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就可看出。 当屡遭贬谪,仕途坎坷的苏轼在寄居南方时,潦倒得连肉也无法大快朵颐,便买来别人不要的羊骨头,用竹签仔细剔上面的肉,撒上盐烤火来吃,越嚼越有滋味,还写诗给弟弟苏辙,叹息能大鱼大肉的他不懂这个滋味。苏轼不寂寞,因为他有诗词、字画、美食相伴,他也是寂寞的,多舛世事酿成了浓浓的忧愁哀思。但他的乐观旷达就在这香味萦绕不绝的美食中,如亘古不变的江月般映照他的心扉。哦,也许他写“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时,也带着希望弟弟能吃到月亮般又大又圆的月饼的想念吧。 到了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也紧随东坡居士的步伐,对佳肴不惜赞美之词,感情洋溢地抒发了对好吃的东西的爱意。“东门买彘骨,醢酱点橙薤。蒸鸡最知名,美不数鱼鳖。”其中“彘”即“猪”,“彘骨”是猪排。排骨用加有橙薤等香料拌和的酸酱烹制或蘸美至极。“山暖已无梅可折,江清独有蟹堪持。” 看吧,陆游也是个爱吃螃蟹的人。 清代的郑板桥爱画画,也写点小诗赞美美食。什么“扬州鲜笋趁鲥鱼,烂煮春风三月初。”“白菜青盐糙米饭,瓦壶天水菊花茶。”“夜半酣酒江月下,美人纤手炙鱼头。”又相传金圣叹在死前,拜托狱卒将一张小字条带了出去,说是遗言吧,但上面写的是:“字付大儿看:盐菜与黄豆同吃,大有胡桃滋味。此法一传,吾无遗恨矣。”说是幽默呢,还是执念? 古人或许比现在的我们更懂得吃,更懂得美食的奥义。不行,我饿了,先去泡个面。

【填词】国色天香[天涯明月刀ol天香门派]

曲:Satoshi Kadokura D.M.
竞夸天下双无绝,独立人间第一香。



花海浮灯醉流萤
秋水明眸如有情
箜篌拂 珠光凝
君须怜娉婷
绮筵茫茫顾低影
曾怅销魂慕多情
千殇饮 清欢醉 意扶疏

惊鸿一曲撼雷霆
伞舞春风扰繁英
白露摇 缕魂萦
琴心三叠乱
白刃破却流光凛
未拥华缎向狂痴
莲步移 笙歌离 绛唇启

谁念过 千里烟波转雾霭微酣
谁听过 竹影斑驳筛月华细碎
谁望过 雁荡幽谷留暮山溪露
谁弹过 清歌醉墨绕琴音半绝

春兰秋菊于素心
芳华一瞬国也倾
不倾诉 春衫碧袖香满盈
自难忘 云外一缕芳魂度

天涯【虹猫蓝兔七侠传同人【脑洞大开【。

黑小虎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蓝兔间的距离是咫尺天涯。

脚下是翻滚的气浪,灼热得令人窒息,几乎要把他掀翻。鲜血四溅,肉沫横飞,呛鼻的火药味和血腥味弥散在滚滚烟尘中。
他伸出双手妄图捉住她,却发现只是徒劳。自己的生命在点点滴滴地流逝,而她也缓缓上升至天边。
自己爱了一生,念了一生的侠女,冰清玉洁,聪慧无双,眉黛里烟波流转,惠心中七窍玲珑。
然而,他却无法用自己沾满了血的双手去触碰她,无法用自己汹涌着杀意的双眼去正视她。
他知道她喜欢的是那个白衣少侠,意气风发,一尘不染,像最初的一片雪。她喜欢鲜衣怒马,仗剑江湖,而不是在黑暗处苟延残喘。

自己也许消失了会更好。
黑小虎这样想着,原本惊慌悔恨的眼眸中竟多了几分安稳。

但还是会有叹息,没有人听见。
——多么卑微短促而可笑的一生。